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    申请会员
技术资料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料

何宝宏: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金融科技向纵深发展

发布时间:2017-07-04

文 \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

副所长 何宝宏

金融和信息产业有着天然的紧密联系。纵观现代金融业的发展历史,在每一波金融业务重大创新的背后,都是信息技术的重大突破;同时,金融业的蓬勃发展,又直接拉动了信息技术的繁荣和新突破。

今天,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加速金融业的智能化变革。甚至在“2017年人民银行科技工作会议”上,范一飞副行长提出“监管部门要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更好地感知态势,更快地搜集数据,更准地识别风险。”对此,本文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角度探析如何实现监管科技(Regtech),提升央行科技履职能力。

云计算成为金融IT架构转型的方向

 

云计算的应用能够使金融机构的 IT 资源具备更高弹性、更低的建设运维成本和更高的安全性。据测算,商业银行一个账户一年的平均IT成本约50~100元。如果采用云计算技术,成本可下降到1元,可将应用上线时间由15~50天缩短到10~20分钟。

目前国内金融业都在积极探索金融云应用。一方面,国有各大银行纷纷开启了架构转型之路,循序渐进地将业务向云迁移。另一方面,以蚂蚁金服、微众银行为代表的新兴金融机构,诞生之初就把所有IT系统架构在云上。随着云计算的不断发展和金融业对云计算需求的逐步细化,业内已经崛起了像兴业数金等一批金融行业云提供商。私有云、微服务、容器、DevOps等成为金融机构的热门云技术。

经过10年的努力,云计算已发展成熟。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调研,已有过半数的金融机构使用OpenStack等开源云计算技术。德意志银行预计,未来3年全球大型金融机构将有20%~30%的业务承载在云上。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要求,到“十三五”末期,面向互联网场景的重要信息系统全部迁移至云计算架构平台,其他系统迁移比例不低于60%。

金融业向云迁移,是一场革命性的架构大变革,开启了我国自核心系统建设和数据大集中以来的金融科技发展新时代。眼下,中国本土的IT技术供给能力已经今非昔比,无论是对OpenStack技术的贡献水平和产品化能力,还是大规模云平台的运维能力,都已跻身世界最前沿,具备了支撑我国金融行业实施变革的技术实力。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大数据是金融业创新发展的基础资源

 

金融业是最早大规模引入数据仓库的行业。多年信息化的沉淀,积累了海量的高价值的数据资源,也初步建立了相对成熟的数据管理体系,大数据应用基础较好。今天,金融行业基于大数据的创新,越来越接近爆发的临界点。一方面,市面上MPP数据库、Hadoop/Spark大数据平台以及各种NoSQL数据库,越来越成熟,技术供给越来越丰富,存储和管理数据的成本直线下降。另一方面,从内在需求看,互联网金融模式的冲击下,整个金融业的运作模式正在重构,竞争日益激烈,基于数据的精细化运营需求日益迫切。内外因素叠加,大数据在金融业的应用不断加速。当前,基于大数据的客户画像、精准营销、风险管控、运营优化和市场预测等应用逐步落地,在一些金融机构已经显现出很高的业务价值。

例如,从2014年以来,工商银行相继建立了以数据仓库和集团信息库为核心的大数据基础平台,实现了客户信息、账户信息、产品信息、交易信息、管理信息等内容的集中管理,全行数据总量超过60PB,并在风险防控、客户识别与营销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2016年是商业银行全面部署大数据基础设施的一年。五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农商行已经逐步开展传统数据仓库架构向大数据平台架构的转型改造过程。基于大数据风控的“秒贷”业务越来越普及,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不仅提升了贷款效率,还扩大了普惠金融的覆盖面。没有大数据,这样的业务是无法想象的。

大数据正在发展成熟中,正在从领先应用的互联网行业向政府、金融等领域延展。大数据的积累与运用,将是未来金融机构赖以生存的基础。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也提出,“十三五”期间,银行业金融机构要深入贯彻落实《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主动制定大数据战略,积极建立大数据服务体系,加强数据共享,深化大数据应用,充分发挥数据价值。

基于大数据的应用,正在替代传统BI,并为传统CRM、ERP、SCM、HRM系统提供分析决策,从而有望成为每家金融机构业务运营的“大脑”。今天,大数据系统还是游离在核心系统生产之外的“第二系统”,起辅助决策作用。未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金融机构的获客、贷款审核、核保、理赔、投资等核心业务,都离不开大数据的支持。

人工智能是金融服务迈向智能化的关键

 

当前,人工智能技术正在加速进入金融领域,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机器视觉、生物特征识别、机器学习、知识图谱等技术已经开始在客户服务、智能投顾、量化交易、风险防范等金融业务中大显身手。

人工智能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会让很多现在重复性的人类工作被机器取代。花旗银行预计,在2015~2025 年间,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引入,银行业从业人员将减少30%,从业人数将比金融危机之前的高点低 40%~50%。证券行业也类似,例如2000年高盛位于纽约的股票现金交易部门有600个交易员,目前只剩下两名交易员,剩余的工作全部由机器完成。最近,摩根大通宣布开发了一款基于人工智能的金融合同解析软件COIN,以往律师和贷款人员每年需要36万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COIN只需几秒就能完成,而且错误率大大降低。

人工智能还处于新一轮应用的发展初期,在消灭传统就业岗位的同时,也会催生新的工作岗位。上世纪80年代ATM和计算机的广泛应用在取代了众多银行岗位的同时,也带来了基于计算机技术的金融新业务的创新和繁荣,金融业的从业人员总数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机器将金融从业人员从简单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的同时,可以让金融家们投入更多的精力去解决更棘手的问题,推动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区块链是实现金融价值传递的支撑技术

 

区块链(Blockchain)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技术。在典型的区块链系统中,数据以区块(block) 为单位产生和存储,并按照时间顺序连成链式(chain)数据结构。所有节点共同参与区块链系统的数据验证、存储和维护。新区块的创建需得到全网超过半数节点的确认,并向各节点广播实现全网同步,之后就不能删除和更改。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其技术思想构成了加密数字货币的基础,也为未来法定数字货币基础设施了提供了原型。

金融机构间的清算结算是当前区块链应用最热门的领域。传统金融机构间的清算结算时间长、成本高,Ripple等基于区块的跨境转账、清算和支付服务,与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等传统渠道相比,能够节省1/3的手续费,跨行对账等操作时间从数天压缩到几秒,大大提升了交易效率。区块链在数字货币、支付结算、证券交易、互助保险等金融场景中的应用也受到高度重视。国内央行和各金融机构在区块链领域的创新也非常活跃,票据交易、资产托管、跨境支付等方面都已经有初步成果。

现代商业和金融体系建立在500多年前发明的复式记账法的基础之上的,账本不透明,没有事中防范账本造假的功能等,因此只能靠事后审计,导致造假账、篡改账本等现象屡禁不绝。区块链技术建立了“三式记账法”,引入了事中、实时审计的能力,虽然还处于发展的早期,但对于消灭“假账癌症”等,已经显现出巨大的潜力。

RegTech释放监管的技术红利

 

信息技术能够服务于金融业核心业务,当然也能在监管合规方面发挥作用。监管科技(RegTech)一词是2016年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提出的,是指金融机构或监管机构用于有效地解决监管合规问题、大幅度削减合规费用(如法定报告、反洗钱和欺诈措施、用户风险等法律需求产生的费用)的一类技术。有些大型金融机构披露,为了应对监管合规要求,要投入超过5%的人力,全年营业利率的10%的资金,是金融机构一笔沉重的负担,而且随着金融机构监管加强,合规成本水涨船高。

RegTech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识别等一揽子技术。云计算和大数据不用多说,是监管科技的基础。人工智能技术可以使用机器和算法跟踪不断更新的监管要求,使系统可以自觉追踪监管、合规要求的变化,并有针对性地提供应对方案。区块链可以让金融机构将信息直接、及时和完整地提交给监管机构,监管机构可以进行全面、安全、精确、不可逆和永久的审计跟踪,使现场检查、非现场检查的效能得到更大的提高。生物识别技术在金融监管合规方面也有广阔用途,如虹膜识别、指纹识别和人脸识别等生物识别技术使得客户识别和审核上可靠而高效。

不仅金融机构需要RegTech,金融监管部门也需要。一方面,监管部门提升监管科技的运用水平,符合国家相关的政策导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运用大数据加强对市场主体服务和监管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5〕51号)中就要求,要“充分运用大数据的理念、技术和资源,完善对市场主体的全方位服务,加强对市场主体的全生命周期监管。根据服务和监管需要,有序推进政府购买服务,不断降低政府运行成本。”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被监管机构对RegTech应用的深入,要维持监管的有效性,监管机构自身的技术水平也需要同步进化,加大RegTech的应用力度势在必行。

面临的挑战与建议

 

一是加快金融科技监管制度建设。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技术归类为市场设施类技术。各国监管机构普遍将其纳入金融机构外包风险的监管范畴,除关注操作风险、信息安全之外,还关注金融机构外包流程是否科学合规、外包服务商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的防控等。我国虽已出台了《银行业金融机构信息科技外包管理指引》、《中小银行信息系统托管维护服务规范》等规范标准,对信息科技外包提出了初步规定。但适应金融云计算的潮流,相关细则还需进一步明确,并逐步建立既包容技术创新,又满足安全与业务安全和连续性要求的金融信息科技监管体系。

二是加快构建自主可控的金融科技研发体系。这一轮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浪潮,代表着新的技术路线和新产业体系。中国有领先全球的互联网金融服务,也有较为先进的IT产业,因此可以说在金融科技的创新上与发达国家处在同一起跑线上。当前的紧迫任务是,如何将我国的金融行业需求与IT产业技术能力结合,借力开源技术等,加快构建自主可控的技术研发体系。

三是保障金融科技应用中的网络信息安全。金融科技的应用,安全是前提。近年来,DDOS攻击、SQL注入、APT攻击、社会工程学、云攻击、撞库攻击等手法不断推陈出新,金融行业成为网络攻击的重灾区。据2017年4月发布的《全球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安全状况分析报告》显示,34.3%的网络攻击事件发生在金融领域,是占比最高的领域。与此同时,《网络安全法》出台后,如何加强金融领域的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跨境流动管理也是十分紧迫的课题。